邢台网  |  民意通  |  新闻  |  邢台日报  |  牛城晚报  |  邢周报  |  论坛  |  视频  |  亲子团  |  美食频道  |  读图时代  |  专题  |  博客  |  要闻  |  行风热线  |  社会

管子的“自然观”对其经济战略的影响


发布时间 : 2016/7/21     浏览次数 : 2485    

一、管子的“自然观”与治国理念的内在关系
  《管子》建立了一个以气为本原、以阴阳为“天地之大理”,并融阴阳说与五行说于一体、配以“四时”、“五方”的阴阳五行说体系。《管子》的思想基础为:天地万物自有其运行之道,此“道”与“人道”内在一致。
  基于以上观点,管子进一步提出了“人与天调”(《五行》)、“人君天地”(《度地》)这两个在人与天地关系中的极有意义的命题。管子认为,天地人是一个整体,人也是天地的一部分,因此,人的活动应该和天地的变化一致。作为当政者应该以天地为君,懂得“法天合德,象地无亲,日月之明无私”(《版法解》)的道理,按照天地运行的“自然”之道,静虚其心而顺应民性,因循天时地利,去做当为之事。
  为深入阐发以上观点,在《君臣上》篇中,管子强调作为君主应该“执道安心”。他说:“天有常象,地有常形,人有常礼。一设而不更,此谓三常。兼而一之,人君之道也。”同时,管子还认为君主如果做到“心治”是最为“自然”的,这是因为,百姓心是人心之“常”,此“心”与道为一,只有让百姓“心安”才合于道的要求。《心术下》中就曾说“圣人裁物,不为物使。心安是国安也,心治是国治也。治也者,心也”。如果仅仅通过行政强制手段来管理国家,并不符合道的要求。因此他接着说:“凡在有司执制者之利,非道也。”在这样的前提下,管子主张用《礼》、《乐》、《诗》等典籍中的精神来感化百姓。
  二、顺“自然”治国理念下的经济战略
  在“自然”观指导下的现实操作就是因势利导,这一点催生了管子的富民思想。首先,他认为,自然的人性是趋利避害的,并且人性的这一特点是合情合理的。他在《禁藏》篇中说:“夫凡人之情,见利莫能勿就,见害莫能勿避。其商人通贾,倍道兼行,夜以续日,千里而不远者,利在前也;渔人之入海,海深万仞,就彼逆流,乘危百里,宿夜不出者,利在水也。故利之所在,虽千仞之山,无所不上,深源之下,无所不入焉。”现代经济理论中“理性人”的特性与其何其相似!在此人性观的指导下,他进一步提出其政治主张。管子认为,在现实生活中,“因势利导”是“循道自然”的重要法则,同时也应当是治国的基本方针。具体如何操作呢?管子首先承认百姓趋利的正当性和合法性,并且认为这是社会经济活动的动力和源泉。因此,他认为,首要之举就是要顺应民性。管子说:“政之所兴,在顺民心;政之所废,在逆民心。民恶忧劳,我佚乐之;民恶贫贱,我富贵之;民恶危坠,我存安之;民恶灭绝,我生育之。”(《牧民》)治国安邦,让百姓安居乐业,就要顺民意而为。
  其次,管子的另一个经济指导思想,就是要充分利用市场的作用。他认为,市场不仅可以体现一个国家生产发展的程度和经济实力,还可以反映物价变化、物资余缺等状况。不仅如此,为政者还可以由此看出社会治乱和人心向背。他在《乘马》中就明确指出:“市者可以知治乱,可以知多寡”,“市者,天地之财具也,而万人之所和而利也。”可见,在管子心目中,市场的地位和作用一点不亚于农工的物质生产。管子始终强调市场的重要性,他曾说:“无市则民乏。”(《乘马》)有了市场“则万物通,万物通则万物运,万物运则万物贱,万物贱则万物可因”(《轻重甲》),万物可因,则天下可治!
在以上指导思想下,管子帮助齐桓公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来发展和振兴齐国经济。
  (一)完善税赋与货币制度。国家赋税大体上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强制性缴纳的税收,一种是自愿缴纳的税收。对于强制性的税,管子是比较谨慎的,他认为这样的税应当少征或直接免征。因为这些强制性赋税在价值层面上不符合效法“自然”的精神。那么,国家应该征收什么赋税用以充实府库财力,以满足国家机器的各项开支呢?管子认为,最好的赋税形式是让民众只“见予之所,不见夺之理”的间接税,就是说,让人民只见到国家给予他们的好处,而见不到有夺取的行为。这种税,民众不仅自愿交纳,甚至还会请求交纳。主要有盐铁税、渔业税、山泽特产税等等。
  所谓“自然”就是让事物尽显其本来面目。无序即乱,即非事物之应有状态。因此,为了让市场有序运行。管子启用了货币杠杆。他敏锐地觉察到了货币与商品之间的密切关系,掌握了“币重则万物轻,币轻则万物重”机理,在轻重、贵贱之间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调控。管子在具体实践中的应用方法,就是轻(贱)时买,重(贵)时卖。管子的这种手法主要是应用在粮食这一战略性物资上。他主张国家对于谷物的买卖应该有所作为。在谷物丰产时,价格比较低,为保护农民利益,国家应该大量收储,这时谷物价格就会上升,这就是管子所说的“藏则重”;反之,国家在谷物价格大涨的时候应该大量抛售,逼迫市场价格下降,即管子说的“发则轻”(《揆度》)。这样,国家便可以实现对经济的合理调控,在适当时机、适当地区“以重射轻”。或者是相反方面“以贱泄平”,以实现平抑物价、调剂余缺的目的。
  除了货币与商品价格之间的相权之数外,国家还可以利用信贷这种经济杠杆,来平抑物价、调节余缺,从而避免奸商和高利贷者的投机行为,以保护民众的生产经营。而且,在这种政策实施过程中,国家还可将流通环节中所产生的利润,一部分收归国有,一部分让利于民众。
  (二)经营对外贸易。为繁荣对外贸易,管子首先提高了本国对外商的服务质量,具体表现在,“为诸侯之商贾立客舍,一乘者有食,三乘者有刍菽,五乘者有伍养。”(《轻重乙》)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天下之商贾归齐若流水”。同时,齐国为了吸进外宾,还完善了服务设施。于是齐国有了“四邻宾客,入者悦,出者誉,光名满天下”(《中匡》)的局面。当然,齐国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使天下的资源财货能够充分为我所用,以实现利益的最大化。对于国际间的贸易往来,管子采取的是“因天下以制天下”(《轻重丁》)的战略。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方法是及时掌握各国的市场行情,了解各种商品物资的价格趋势,并且,根据本国的实际需要采取相应的政策,鼓励与他国的贸易。
  (三)主张贫富有度。齐国有悠久的商业传统,商业大贾很多,他们占有大量社会资本,并且利用这些资本买贱鬻贵,使得财富积累更加巨大,造成社会贫富不均。但是管子并没有简单的提出“均贫富”的主张,因为他承认人们的资质和能力并不完全相同,那么,能者通过自己的智慧和汗水而获得更多财富是合理的。他遵循“自然”的内在要求,主张贫富有度。管子治理贫富失度是从几个方面入手。首先就是救助贫者、弱者,由于人先天资质的差异,致使“能者有余,拙者不足”,或由于年老、疾病等原因造成的衣食不足的状況。对这样的贫者,管子的原则是“德不可不兴也”(《五辅》),具体措施很多,比如“养长老,慈糼孤,恤鳏寡,问疾病,吊祸丧”等等。此外,“德有六兴”中尚有“厚其生”、“输之以财”、“遗之以利”、“宽其政”的做法。其次,国家设立专项基金,对赢利最少的农业进行一系列的扶持。
  三、管子经济管理思想的现代意义
  管子对社会经济生活领域存在的问题,采取综合思考和整体把握的做法,促进了齐国经济社会和谐、有序地发展。管子的经济战略是立足于对齐国社会现实密切关注和对当时的国家间的形式的正确分析而制定的,但是,更为重要的是,他在继承和吸收了齐国文化精髓的同时,灵活运用自己的“自然”哲学思维,为振兴齐国经济制定了一系列正确措施。
  管子认为,天是“自然”之天,人也是“自然”之人。天有不变的“常”,人也有既定的“则”,因此,效法天地之“常”的人“道”也因此具有“自然”的性质。在此理念基础上,君主的“无为”就是因势而为,是在对当时社会现实的考查后的积极有为,从这个意义上说,安定和谐的社会局面是当政者遵循人们的内在要求(自然)而为政的结果。因此,这种“自然观”在当今时代具有极大的意义,它尤其可以为我们今天的经济发展提供一种新思路,为经济建设中出现的诸多问题提供一些解决的方法。

 

冀icp备09020509号 冀新网备 132009002 邢公备 130500000002
邢台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