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网  |  民意通  |  新闻  |  邢台日报  |  牛城晚报  |  邢周报  |  论坛  |  视频  |  亲子团  |  美食频道  |  读图时代  |  专题  |  博客  |  要闻  |  行风热线  |  社会

学术发展要避免过度物质化


发布时间 : 2018/12/17     浏览次数 : 802    
王晓毅(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
过去40年来,中国经济取得了快速发展,形成了经济发展的“中国经验”,只是我们还没有像有些经济学家期待的那样,产生中国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同样,中国扶贫减贫取得了全球瞩目的成就,但我们还没有产生世界级的扶贫研究成果。中国的社会转型为学术研究提供了鲜活丰富的素材,但是我们的学术研究还没有跟上,这种现象在社会科学的许多学科中都存在。
学术研究落后于社会经济发展,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我们原有的学术积累不足,现代的经济学、社会学和政治学最初都是在西方产生的,我们将这些学科引入并消化吸收,形成中国的学术传统还需要时间。同时,中国的经验也还处于变化过程中,需要时间的积累才能上升为学术成果。此外,国际学术界目前仍主要是由西方主导,这些理论与中国的发展经验也还存在距离。尽管原因是多样的,但是不能否认的是,我们的学术环境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
学术研究的物质化倾向对学术研究造成了不当干扰。改革开放初期,学者的收入比较低,出现了“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现象,导致一些学者难以安心从事学术研究。随着国家和社会对学术研究的重视,这种现象早已经改变,如今学者的收入增加了很多,但在此过程中,也出现了过度物质化的倾向,一些学术研究被拿来与经济收入密切挂钩。本来改善学者物质生活、增加学者的经济收入应该促进学术繁荣,但如果学术研究过于物质化,就会阻碍学术的健康发展。
学者报告自己的研究成果,本是学术活动的一部分,但近年来,各种报告会开出来越来越高的出场费,吸引了一些热门学者忙于走穴,忙于讨论热门话题和提高知名度,忽视了真正的深入研究。一些学者不管对问题有没有研究,只要是热门话题,他们就以专家的身份指手画脚,跨界提出各种建议和意见,甚至出现常识性错误。现在各种商业化的报告会、演讲会、研讨会越来越多,需要一些专家去充门面,甚至有“学术掮客”专门为商业活动寻找学者站台,这些都刺激了学者的逐利行为,影响了正常的学术研究。
学者付出越多,收益越多,这本来无可厚非,但是一些研究机构的评价体制也造成了学术研究过度物质化。比如在“量化考核”的要求下,将所有的学术研究成果与报酬挂钩,发表一篇论文、指导一个学生或者讲授多少课时,都被折算成工作量,并被赋予相应的报酬。其实,学术研究成果是很难被量化的,完成不同的学术论文,投入的劳动时间和对知识的贡献都是不同的,不同的老师指导不同的学生,所投入的精力也是不同的,但按照量化考核指标,这些差别都被忽视了。如此考核标准往往形成负向激励,导致学者在教学和科研中重视数量而忽视质量,一些学者每年发表大量论文,但其中的创新并不多,有些人指导了大量学生,但学生水平提高得并不多。
形式化的考核不仅存在于对学者的评价中,也存在于科研项目管理中。政府投入的研究经费增加,导致科研项目也大量增加,对于科研项目的考核也大多采取量化方法,往往会刺激一些低质量研究成果的泛滥。有些课题表面上看很风光,发表了大量研究成果,但是却几乎没有知识的创新。
现在学术界有太多的头衔或评奖,如某某学者、某某奖获得者、某某重大课题主持人等等,这些头衔或奖励的背后,都有物质利益的驱动。学者被分成不同的级别或档次,有不同的地位和报酬,特别是那些有了名誉地位的学者,经常被不同的机构用高薪、住房、科研经费等等招揽,这就更刺激了学者对这些名誉地位的追求。而这些名誉和地位的获得,往往由一些量化指标来支持,比如主持了什么项目,发表了多少论文等等。
中国经历了波澜壮阔的社会经济转型,我们身处一个快速变革的时代,需要学者沉下心来进行系统的研究和思考,拿出有分量、有价值的学术成果,回应变革时代对学术研究提出的重大挑战。学术评价和科研项目管理都要力戒过度物质化,才能为学者松绑,为学术研究开拓更大的空间,才能催生无愧于时代的高质量学术成果。
冀icp备09020509号 冀新网备 132009002 邢公备 130500000002
邢台网 版权所有